醫療常識★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據國外媒體報導,基本上可以確定一些動物在你臉上安家,只是你看不見而已!幾乎每個人的臉上都能發現這些長著8條腿的微生蟎行踪,看起來有點像蜘蛛。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全在你的臉上。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當你打算購買超強洗面奶,好將它們一網打盡時,你可能還不知道這些微生物沒有那麼可怕,事實上它們幾乎是無害的。而且由於它們非常普遍且歷史悠久,在它們身上甚至可以挖掘出關於我們自身前所未知的秘密!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在人臉上安家的蟎蟲有兩種:毛囊蠕形蟎和皮脂蠕形蟎,都是節肢動物,與螃蟹昆蟲同屬一類,而與它們最親近的是蜘蛛和蜱蟲。毛囊蠕形蟎身材修長,八條粗短腿靠近頭部生長,長得像蠕蟲。顯微鏡觀察到它們能在油裡游泳,只是遊不快也遊不遠。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這兩種蟎蟲在臉上不同的位置安家,相安無事。毛囊和毛孔是皮脂蠕形蟎的地盤,而毛囊蠕形蟎更喜歡在皮膚深層的油性皮脂腺落戶。與身體的其他部位相比,臉上的毛孔和毛囊要密集的多,是蟎蟲聚集區,生殖部位、胸部、耳朵和眼睫毛上也有它們的踪影。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直到去年,科學家才搞明白它們無處不在!在之前的研究中,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的Megan Thoemmes和同事發現,大約有14%的人臉上的蟎蟲是能觀察到的,同時她們幾乎在測試的每張臉上都找到了蠕形蟎的DNA痕跡。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Megan認為我們所有人都是帶蟎生活,而且數量可能很客觀。“具體數量無法確定,每個人的情況不同,少則幾百隻,多則數千計。”或許每根眼睫毛上大約爬著兩隻蟎蟲這樣的說法會更直觀。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朝夕相處這麼多年,人類對蟎蟲了解的並不多,就連它們的一日三餐都沒搞明白。認為這些蟎蟲以身體上的微生物為食,另一些人認為它們吃的是死皮細胞,還有部分觀點稱它們吸油為生。沒聽說過它們互相殘殺為食。目前Megan正著手手扒開這些蟎蟲的肚子,看看它們到底吃了些什麼。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“我們也不知道它們如何進行繁殖。”其它種類的蟎蟲什麼都乾得出來,什麼亂倫、性食同類、殺兄弒母是常有的事。但蠕形蟎好像幹不出這麼極端的事情。“從未聽說過兩隻蠕形蟎互食對方”,Thoemmes說。“它們晝出夜伏,白天交配晚上就躲進毛囊了。”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唯一弄明白的是它們的卵。“我們捉到了一隻正在鏡頭上產卵的蠕形蟎。”雌性蠕形蟎在毛囊的邊緣產卵,數量不多,個頭不小,一顆卵大約是它自身體積的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大小。如此大的卵導致它們幾乎一次只能產一顆,我實在無法想像它們的肚子裡還能裝下第二顆卵。”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沒有肛門的蠕形蟎也要便便。據說它們一生只拉一次,以爆炸的方式拉便便,同時付出生命代價。這種說法有點過於誇張了,它們只是在體內蓄積排泄物,直到死亡。蟲屍帶著積蓄一輩子滿是細菌的糞便全在我們的臉上風乾降解。完全不需要啟動自我爆炸這樣壯烈的方式來排便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聽上去很可怕。事實上,除了帶來酒渣鼻外,蟎蟲的害處並不大。酒渣鼻不好看,紅紅的,張著毛孔,偶有刺痛感。研究顯示,患有酒渣鼻的人臉上的蟎蟲數量要多於一般人,每1到2平方厘米的面部皮膚上要多出10到20只蟎蟲。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除了人際傳播力,我們也會從動物身上感染蟎蟲。一種與皮脂蠕形蟎極為相似的蟎蟲生活在狗身上。Thoemmes認為,我們的祖先很可能是在馴化狗的過程中沾染上蟎蟲的。

這些東西在臉上有數千隻!太可怕了...還會在人的皮膚上產卵與排泄...!

相關推薦

疾病名稱害人不淺,造成病患延誤就醫,不僅傷害當事人,更讓親友傷心。台灣終於在 2014 年正式宣告「精神分裂症」這個名稱走入歷史,正名為更貼近原意的「思覺失調症」,並鼓勵超過 6 成病友不再懼怕外界異樣眼光,走出陰影接受治療,也讓關心的親友放心。 「精神分裂症」名稱讓人不願就醫 根據 2012年全...

閱讀詳情 »

「思覺失調症」正式取代「精神分裂症」這個污名化的名稱,對精神康復者而言意義重大。診斷出「思覺失調症」至今已經七年的小柏,從當年感到害怕,如今已經是幫助多重障礙者的社工,但是面對媒體與群眾,他仍選擇戴上口罩,因為社會中仍有許多人對他誤解,讓小柏覺得恐懼。 與一同出席、同為精神康復者的美國精神科醫師丹...

閱讀詳情 »

當人們面臨左右為難、舉棋不定時,常常有種譬喻法是肩頭上各站著一位天使與一位惡魔,天使建議當事人做好事,惡魔慫恿當事人做壞事。不過對於「思覺失調症」的患者來說,兩個肩膀上都是惡魔,而且那不是一種比喻,而是他真的以為自己聽到惡魔在講話。 神經傳導物質過多讓腦部錯亂 台灣從 2014 年 5 月 2 日...

閱讀詳情 »

男性特有的 Y 染色體比女性的 X 染色體少了一小截,代表基因的數量比較少,而 3 億年來,男性的 Y 染色體上已經失去了數百個基因。這是否代表男性終有滅絕的一天?一項刊登在自然雜誌上的研究顯示,Y 染色體不會因為無用而消失,相反地,現在留存下來的都是很重要的基因,不僅決定性別,還對全身許多組織與...

閱讀詳情 »

Facebook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