醫療常識★21世紀仍無藥可醫的最昂貴疾病 失智症如何拖垮全家人?

21世紀仍無藥可醫的最昂貴疾病

失智症如何拖垮全家人?

撰文:賴雅淳

阿文快來!你爸要跳樓!」睡夢中聽到尖叫聲,阿文從床上跳起,衝出房間,看到母親站在陽台阻止父親跨越欄杆,她立刻跑過去將父親拉回客廳,但因力道過大,三人從陽台跌坐在地上,哭成一團。

「我要出去!」失智的父親把陽台當成大門,他想從那裡「走」出去。這次的半夜跳樓驚魂記,讓阿文知道不能再讓父親住在高樓大廈,隔天立刻帶著父母搬回眷村平房。

只是,搬回眷村的第一個晚上,父親不見了!阿文和母親在眷村找了一整晚,怎麼都找不到人,直到天亮,阿文準備拿起手機報警時,突然看到父親緩慢地從鄰居的花園走出來,原來他在那裡躲了一整晚,最後睡著了。

這是阿文照顧失智父親的生活日常,也是全台28萬個家庭面對21世紀最難照顧的疾病─失智症所遭遇的困境,而這些失智家庭有3個難題必須面對。

病患認知受損

精神行為異常

失智症比國人頭號殺手癌症還要難照顧,因為癌症患者認知功能健全,可以配合各種治療,而且有藥可醫,部分癌症甚至可以被治癒。

然而,失智症目前無藥可醫,而且在照顧上最困難的就是病患因認知功能缺損,出現行為、精神異常等各種症狀,讓照顧者疲憊不堪。

就像阿文的父親70歲失智時,手腳還很靈活,身體非常硬朗,但他會在客廳大小便,甚至出現暴力攻擊行為,毆打另一伴。「我白天上班都提心吊膽,怕母親是不是又被父親打,晚上睡覺又要擔心父親會不會自己開門跑出去,真的好累喔!」阿文說。

Money錢總經理邱正弘的母親則是60歲就出現輕微認知障礙(MCI),常常忘東忘西,後來惡化成輕度失智症。過去她會煮飯,現在變得不會煮,有時還會騎機車出去,在外面一直繞,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即使邱正弘帶母親就醫,希望可以透過藥物延緩症狀,但母親卻不認為自己生病,不是不肯吃藥,就是把藥吐掉或丟掉,因此病情越來越嚴重。

一人失智

三代都陷危機

十幾年前,大多數人並不了解也不認識失智症,往往把失智症患者當成是老人痴呆或是精神病患看待,認為家裡有這種病人很丟臉,深怕鄰居知道,於是把病人關在家裡,試圖用打、罵等各種方式,希望把病人「教」回正常人。但錯誤的觀念,加上錯誤的對待方式,猶如火上加油,最終釀成家庭悲劇。

「不了解失智症,最嚴重的後果,就是一人生病,全家都生病。」邱正弘回憶,母親剛開始生病時,全家都不知道這是一種疾病,其中最難接受、也不願意面對的,就是他的父親。

他父親認為母親在裝瘋賣傻、故意搗蛋,將家裡弄得一團糟,開始對母親動手動腳,甚至把母親綁在椅子上,限制行動。

邱正弘的哥哥看不下去,試圖阻止父親,於是父子倆爆發衝突。父親負氣跑回老家,獨自生活。大嫂於心不忍,每天送飯給公公,又要趕回家照顧婆婆,在兩個家之間來回奔波,蠟燭兩頭燒。

正處於青春期的姪子,看到大人們每天吵吵鬧鬧,開始不願意回家,在外遊蕩,出現脫軌行為。邱正弘為了排解家庭問題,常常從台北趕回苗栗。一人失智,三代都受影響。

「自從母親罹患失智症後,全家人都一直處在這種緊張、不安、無望、恐懼、害怕的環境,身為子女看到這樣的情況心裡很疼,但我當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」邱正弘看著手機裡母親的照片,道出失智家庭照顧者的無奈。

直到邱正弘父親慢慢接受母親不是故意胡鬧,而是真的「生病了」,開始轉變態度,用關愛的方式照顧母親,家庭緊張不安的氣氛才逐漸緩和,全家人又再度凝聚情感,共同攜手面對失智的家庭課題,並尋找外部資源,給母親最好的照顧。

 

21世紀仍無藥可醫的最昂貴疾病 失智症如何拖垮全家人

全文未完,完整內容請見《Money錢》2019年5月號第140

相關推薦

   (示意圖圖片截自網路via via)   不少人都會為青春痘過後的痕跡煩惱,那些粗大的毛孔,使整張臉看起來那麼的粗糙無光。其實只要日常注意一些護理,就能改善毛孔粗大的狀況了。 定期深層勤護理 一般來說,油性皮膚的人較易毛孔粗大。因為油性肌膚的皮脂腺分泌...

閱讀詳情 »

她們的容貌改變不是因為生病,而是因為用了這個會毀了她們一輩子的東西... 圖片來源 大家都知道毒品的危害,但是很多人對於毒品都是因為好奇,然後上癮、不能自拔。最近北京警方也加大了對毒品犯罪的打擊力度,尤其是娛樂圈為重點區域,很多我們熟知的明星也被抓了。我們都知道毒品對身體的危害,但是卻很難直觀的感受...

閱讀詳情 »

抖腿這種習慣,很多人都有過。關於抖腿有各種各樣的說法,我們一一來解釋。 (圖片源自網路viavia)   抖腿跟腎虛沒啥關係 大多數人的抖腿,都是一種不自覺的,習慣性的抖動,是跟疾病沒關係的,它可能是一種對焦慮情緒的自我放鬆行為。 抖腿是正常現象,不過觀察發現,人在全神貫注做事情的時候,...

閱讀詳情 »

交接班,這是病人從美國回台就醫的…光聽到從美國回來的,因為既往的印象不甚理想,打從心裡頭就浮起了一些不是很舒服的感覺,不免眉頭就皺了起來… 幾天照顧下來,病人就如同吃了乖乖般的安分的躺在床上,因為伯伯知道他的一個手勢,我會瞭解他的需求,輕輕的從嘴角送上一個小冰塊讓他含著,...

閱讀詳情 »

Facebook留言